正文

⬆️点我 ⬆️

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: 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| 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|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|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|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|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

01

西汉武帝时,有一贪官酷吏王温舒。

这货曾做过盗贼,后混进官府,因心狠手辣,得廷尉张汤赏识,仕途遂一路开挂。

初,王温舒任广平都尉,召集十多个有案底的爪牙抓贼,以恶制恶。

若这帮爪牙干活卖力,重重有赏;

若不卖力,王温舒即翻旧帐揭老底,整得他家破人亡。

这帮爪牙皆拼命抓贼,盗贼都不敢踏进广平地界,广平遂路不拾遗。

于是, 王温舒遂升职河内太守。

是时,河内治安比较混乱,多有豪强为非作歹。

到了河内,王温舒先摸清各豪强底细后仍用老办法,组织侦缉队,照单四下拿人。

不过,王温舒拿人绝非一个个抓,而是一窝窝端,抓着一个,只要与其家沾亲带故的全抓起来,很快便关押了一千余家。

抓了这么一大批人怎么处理?

王温舒自有办法。

杀。

眼看时近十月,处决犯人的季节即将过去,若按照流程上报审批复,年内便不能行刑。

于是,王温舒自掏腰包购买五十匹快马,派人快马加急把判决书送到长安,大大缩短了审批时限。

判决书一回来,他便大开杀戒,无数脑瓜子纷纷落地,血流成河…

当然,所有罪犯家财一概没收,他从中狠捞了一笔。

其间,一些豪强为了自保,主动捐出家产,王温舒又狠捞了一笔。

至十二月,河内盗贼已然杀绝,侥幸逃脱躲到外地的,王温舒也派人前往捉拿,一个也不放过。

最后,人是抓到了,可是已经到了春天,不能再处决犯人了。

至此,王温舒气得直跺脚:

“嗟乎,令冬月益展一月,足吾事矣!”

说,唉,只要今年冬天再长一个月,我的活儿就能干完了!

当然,最后王温舒没落下啥好下场。

古时重罪多被夷三族,但为王温舒破了例,灭了五族。

王温舒死后,抄没其家财达数千金。

节选《史记·酷吏传》:素居广平时,皆知河内豪奸之家,及往,九月而至。令郡具私马五十匹,为驿自河内至长安,部吏如居广平时方略,捕郡中豪猾,郡中豪猾相连坐千馀家。上书请,大者至族,小者乃死,家尽没入偿臧。奏行不过二三日,得可事。论报,至流血十馀里。河内皆怪其奏,以为神速。尽十二月,郡中毋声,毋敢夜行,野无犬吠之盗。其颇不得,失之旁郡国,黎来,会春,温舒顿足叹曰:“嗟乎,令冬月益展一月,足吾事矣!”

王温舒以酷行贪,手段阴毒,死有余辜。

 

02

唐代瀛洲(今河北)饶阳县令,窦知范。

话说这年,县里有一个里正挂了。

窦县令就开始忙着组织县里各沟沟岔岔、二百余里凑份子,为死者造一佛像,超度亡灵。

“谁都有生老病死,每人至少出一贯钱,上不封顶,略表一下心意。”

随个份子,古今亦然。

顺便大家还能聚一下,撮一顿,挺好。

众里正积极性很高 。

于是,二十万贯钱很快便上了礼账。

份子都随了,众人想一睹佛像之尊容。

县令就从袖中取出了一尊佛像。

没错,从衣袖里取出的。

众人近前一看,乖乖,仅有五寸。

无不懵逼。

至于,那二十万贯钱?

全被狗县令昧下了。

《朝野佥载》:唐瀛洲饶阳县令窦知范贪污。有一里正死,范集里正二百人,为之造像,各科钱一贯。既纳钱二百千。范曰:“里正地下受罪,先须救急。我先选得一像,且以贷之。”于袖中出像,仅五寸许。

时下,借婚丧嫁娶敛财之风,亦不鲜见。

03

唐代密州(今山东诸城)刺史,郑仁凯。

是时,家里一佣人跟郑仁凯说她他鞋子破了,想让老爷给钱买双新的。

一双鞋,不过几个小钱而已。

然鹅,郑仁凯一直没有答应。

这天,郑仁凯见衙门里一小吏穿了一双新鞋,便动起了歪心思。

时值金秋,院中枣子成熟,硕果累累,郑遂计上心来。

“说你呢,去摘些枣子,麻溜点!”

这可是一露脸的机会,可一瞅那枣树溜光笔直,还真不好上。

不过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

于是,小吏便脱下了鞋子,光着脚丫,嗖嗖,爬上了枣树。

郑任凯示意佣人偷走了小吏的鞋子。

等小吏从树上下来,立时傻眼了,我的鞋咋没了?

郑仁凯郑重其事道:“我堂堂一刺史,不是看鞋人!”

《古今谭概》:郑仁凯性贪秽。尝为密州刺史,家奴告以鞋敝,即呼吏新鞋者,令之上树摘采,俾奴窃其鞋而去。吏诉之。仁凯曰:“刺史不是守鞋人。”

这货遂有“偷鞋刺史”之名,其贪婪之心可见一斑。

04

唐朝新昌县令,夏侯彪之。

夏侯县令上任伊始,便问一里正:“咱这儿鸡蛋一文钱几个?”

里正以为长官在了解民生,便不假思索答道:“三个。”

夏侯县令闻之欣喜,即派人取来一万文钱,让里正为他买三万个鸡蛋。

不过,其叮嘱对里正说:“我不急着要,先寄放你那儿,让母鸡孵它们…”

于是,蛋孵鸡,数月后鸡长大了,便让县吏给他卖,一只鸡卖三十文钱。

半年之间,夏侯县令便赚了近三十万。

这年春天,夏侯县令又问一里正:“竹笋一文钱几根?”

里正回答说:“五根。”

他又取一万文钱交给里正,买五万根竹笋。

不过,他对里正说:“我不要竹笋,先放在林子里养着,你帮我照看着点。”

到了秋天,竹笋皆长成竹子,一根卖十文钱,遂得五十万文钱。

《太平广记》:唐益州新昌县令夏侯彪之初下车,问里正曰:“鸡卵一钱几颗?”曰:“三颗。”彪之乃遣取十千钱,令买三万颗,谓里正曰:“未便要,且寄鸡母抱之。”遂成三万头鸡,经数月长成,令县吏:“与我卖。”一鸡三十钱,半年之间,成三十万。又问:“竹笋一钱几茎?”曰:“五茎。”又取十千钱付之,买得五万茎。谓里正曰:“吾未须笋,且林中养之。”至秋竹成,一茎十文,积成五十万。其贪鄙不道,皆此类。

鸡孵蛋、蛋孵鸡之贪腐桥段,遂遗臭万年。

 

05

五代时,四川简州(今四川简阳)刺史,安重霸。

当地有一邓姓卖油郎,善弈,名闻乡里。

安刺史闻之,便派人将其找来,欲与他杀两盘。

邓生岂敢不识抬举,忙关张打烊歇了生意,乐颠颠地直奔衙门而去。

然鹅,到了衙门,安大人只让卖油郎站着下棋。

每落一子,安刺史便让邓生退到墙角等候:“等我算好了棋路,你再过来看。”

如此下棋,一天也下不了几步,邓生久立于墙角,又饿又累,疲倦不堪。

直到天黑,安刺史才放他回去。

次日,依然如故。

如此三五日下来,邓生心里叫苦不迭,还耽误了自家生意,如何吃得消?

是日,了解安刺史的人点拨邓生:“你个呆子,刺史大人想干嘛?你心里没点B数啊,还不快送点银子!”

卖油郎听了,卧槽,恍然大悟。

翌日,安刺史又派人来招唤,邓生忙奉上一包银子,果然不再召他去下棋了。

《北梦琐言》:简州刺史安重霸,黩货无厌。州民有油客子,姓邓,能棋。安辄召与之对敌,但令立侍。每落一子,俾其退立于西北牖下。俟我算路,然后可落子,竟日不下十数子而已。邓生倦立且馁,殆不可堪。次日又召,或有讽邓生曰:“是人好货,固不为棋,何不献效而求退。”邓生然之,以中金十锭获免。

不开窍,就撬到你开窍。

06

北宋开宝八年(975年),大将曹翰下江南灭了南唐。

时,江南繁华地,而南唐宫中更是金银珠宝无数。

曹翰倒也不可客气,搂了个钵满盆满,足足装了一百多条船。

《宋史》记载:“所略金帛以亿万计,伪言欲致庐山东林寺铁罗汉像五百头于京师,因调巨舰百艘,载所得以归。”

然鹅,也太显眼了。

为掩人耳目,曹翰便顺手牵羊,不,顺手牵佛,把东林寺百余座罗汉像也整上了船。

进京后,曹翰把那些罗汉像全献给了赵官家。

赵官家龙心大悦,即刻下旨赐给了东京大相国寺。

且,赵官家时常到大相国寺焚香礼拜,以求国祚永昌。

时人,戏称曹翰为“押扛罗汉”。

后,曹翰子孙破败,以至沿街乞讨,不会是佛祖怪罪了吧?

《古今谭概》:曹翰下江南日,尽取其金帛宝货,连百余舟,私盗以归。无以为名,乃取庐山东林寺罗汉,每舟载十余尊。献之,诏赐相国寺。时谓之“押扛罗汉”。

瞒天过海,曹翰本为知兵之人,为贪财连兵法都用上了。

07

严嵩(1480—1566年),明嘉靖朝内阁首辅,把持朝政达十五年之久。

其间,严嵩与其子严世蕃一起贪污受贿。

每次贪污数额满一百万两,就摆一次酒宴,大肆的庆祝一番。

严嵩家产总数比明朝税收最多的时候还多。

然鹅,严氏父子仍贪得无厌。

于是,京城百姓认为他们有病,得了“钱痨”。

当然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

嘉靖四十四年(1565年)严世蕃被判斩首,严嵩被没收家产,削官还乡,无家可归。

次年四月,严嵩在贫病交加中死去,死前他寄食于墓舍,死后既无棺木下葬,更无人前去吊唁。

据《廿二史札记》记载,查抄严嵩父子家产清单如下:

“严嵩籍没时,金银、珠宝、书画、器物、田房,共估银二百三十五万九千二百四十七两余,又直隶巡按御史孙丕扬所抄嵩京中家产,亦不减此数,而所估价,又不过十之一,即如裘衣,共一万七千四十一件,仅估银六千二百五两零,帐幔、被褥,二万二千四百二十七件,仅估银二千二百四十八两零,则其他可知也,计其值,不下数十倍。此外又行赂于权要者十二、三,寄顿于亲戚者十三、四云”。

《古今谭概》:严相嵩父子,聚贿满百万,辄置酒一高会。凡五高会矣,而渔猎犹不止,京师名之曰“钱痨”。

生前富可敌国,死后连一薄皮棺材也没有。人呐...

08

说到贪官,和珅是绕不过的。

和大人贪婪成性,聚财有道,或借职务之便,或行贪受贿,或兼并土地,或放高利贷,或巧取豪夺…

真金白银,古玩玉器,让他整老鼻子了。

和珅到底有多少钱,一直是个未知数。

清嘉庆四年(1799年),乾隆帝驾崩, 老和遭清算。

查抄其家产,为“二亿三千万两”(出自薛福成《庸庵笔记》)。

然鹅,时任副都统萨彬图却坚称:“和珅家产甚多,断不止此查出之数。”

说,老和富可敌国, 岂能这么点钱,骗鬼呢。

于是,对和珅家掌管金银内账者,辣椒水、老虎凳,一通严刑审讯,遂招供多处藏金地 。

据传,和珅所聚敛的财富约值八、久亿两之巨,超过了时清朝政府十五年财政收入的总和。

故坊间有言:和珅跌倒,嘉庆吃饱。

时下人们所熟悉的恭王府,即和珅当年之府邸,其显赫可见一斑。

节选《清朝野史大观·和珅家财》:“二十亿两有奇政府岁入七千万,而和珅以二十年之阁臣,其所蓄当一国二十年税(岁)入而强。”

2001年,和珅入选《亚洲华尔街日报》世界级富翁排行榜,连老外都知道他不差钱,可见其臭名已远扬。

 

09

清嘉庆元年(1796年),纪晓岚移任兵部尚书。

其间,老纪遇一同僚,眼眶深陷,形销骨立,瘦得跟一麻杆儿似的。

经询问得知,居然是遭了一狐狸精媚惑,终夜啪啪、扯淡不止所致。

乖乖,再如此这般没羞没臊下去,必挂无疑。

时逢一高人指点:何不去向张真人求取符箓,驱狐保命?

同僚依言要走,忽听屋檐处传来一声阴森森的冷笑:

“喂,你身为朝廷命官,违法乱纪,榨取钱财,随便哪一条拎出来,纵是肩膀上全是脑袋也不够砍的。只因上辈子你对小狐狸我有恩,故我特来用美色勾你的魂,诱你的魄,夜夜吸你的精气,好叫你快活而死,也算报恩了。”

勾魂索命也叫报恩,这不胡扯吗?

不过,细想也有道理,世人多宁愿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

小狐狸接着道:“如今,你却要赶我走,可见你罪孽深重,已不可救药。临别有一言相赠,但愿你能迷途知返,努力向善,或有一线生机。”

随之,一道狐影,消弭不见。

而同僚之病亦好转,渐渐有了精气神。 

然,这官不思悔改,仍贪得无厌,没多久便因盗用印信、私收马税案发,被拘捕下狱。

判决既下,咔嚓,脑袋掉了地。

《月微草堂笔记》:余官兵部时,有一吏尝为狐所媚,癥瘦骨立,乞张真人符治之,忽闻檐际人语曰:君为吏,非理取财,当婴刑戮。我夙生曾受君再生恩,故以艳色蛊惑,摄君精气,欲君以瘵疾善终。今被驱遣,是君业重不可救也。宜努力积善,尚冀万一挽回耳。自是病愈。然竟不悛改,后果以盗用印信,私收马税伏诛。

贪婪是个病,连狐狸精也救不了他。

最近更新

友情链接

大象彩票平台,大象彩票官网,大象彩票网址,大象彩票下载,大象彩票app,大象彩票开户,大象彩票投注,大象彩票购彩,大象彩票注册,大象彩票登录,大象彩票邀请码,大象彩票技巧,大象彩票手机版,大象彩票靠谱吗,大象彩票走势图,大象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大象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